中西文化对读:爱与尊重
2017-03-23  作者:陈慰中 阅读次数:629
(暂无评论)
分享

 2000年那年,我从加拿大沿着不同的方向回国。我从加拿大的西部到东部,纽约到欧洲,欧洲到俄国的圣彼得堡,从圣彼得堡到莫斯科,从莫斯科坐西伯利亚的火车,经7天7夜到了哈尔滨。在国内呆了一年又从中国内地到西藏,从西藏到尼泊尔,从尼泊尔到印度,从印度到巴基斯坦,从巴基斯坦到伊朗,从伊朗到土耳其,从土耳其到保加利亚,经过欧洲,从英国回到美洲。

回到 Victora以后一个月左右,纽约城市两个世界贸易大厦就在2001年9月11号碰到轰炸,崩塌下来,这就是2001举世闻名的911事件。911事件发生以后,大概在那几天之内,加拿大联邦政府中央情报局就派两位官员来访问我。访问的过程大概如此:两位官员问我:“911发生的那天早上,你在哪里?”我说“我刚好在家。”“你在家干嘛?”“我在电视上看到2架巨型的客机先后撞进世贸大楼,过了没多久,这两栋大楼都倒了。”“你还看到什么?”“我看到美国总统布什出来美国电台前后几次。”“他在电台上讲什么话你听到了吗?你听到什么?”我说“布什总统一直问:‘为什么他们这么恨我们?’”这两位中央情报局的官员就接着问:“今天我们来的目的就是想问你,为什么他们这么恨我们?”我就反问他们:“难道你们白种人到现在都还不知道为什么中东的伊斯兰教的教徒这么恨你们吗?”他们说“我们不知道。我们想知道为什么他们这么恨我们。所以我们就要问为什么,以应对以后的恐怖袭击。”我就说:“你们真的想知道吗?”他们就说“我们真的想知道。因此我们今天早上特地来访问你。”我就到图书馆去,我有几本十字军东征的资料。有一本是法国女士的著作,名字叫“十字军东征”我在这本书中找出一章,这一章的名称是耶路撒冷大屠杀。

大约一千年前,欧洲的天主教国家为了要夺取耶路撒冷就发动了十几次的“十字军东征”。在这些东征的战役之中,也残害了犹太人和东正教的地区的人民。当十字军攻打占领了耶路撒冷了以后,就举行闻名的“耶路撒冷大屠杀”。屠杀的对象是信奉伊斯兰教的妇女和小孩子们。该屠杀的目的是宗教性的报仇。按照历史的记载,十字军借着上帝和基督教的名称,进行大屠杀。大屠杀以后就在耶路撒冷进行庆祝,把大屠杀奉献给上帝,荣耀上帝。
在我曾经访问中东这些国家的时候,看到当地的阿拉伯妇女们在教训小孩子的时候,还在用这个历史事件。“孩子呀,你要乖乖的做人,你不好好乖乖的话,今天晚上基督教的十字军会来杀你?”当时有学生翻译了这句话,我听到以后,内心产生了一个很深刻的概叹。当时这些十字军的无人道行为,到今天受害者还没有忘记。时间大概已经过了一千年了。伤害别人的话,作恶者常常很容易的忘记,但是受害者是永远不会忘记的。有历史以来,天主教、犹太教、东正教、基督教的彼此伤害都是用神学的理由来做借口的。用神当做借口来伤害人的,到今天还有。我就告诉加拿大这两位中央情报局的官员:西方人对东方人的歧视,有神学的背景为借口。

我现在敢大胆的说,这些借口都是从“分别善恶”开始的;己善彼恶的逻辑是战争的开始。因为“信基督的是善的,不信的是恶的”的“因信称义”,日久、早晚会引发战争。因此我要求加拿大中央情报局这两位官员,马上通知加拿大总理,访问美国时,叫他不要再用新十字军东征作为口号。但是美国的基督教教会常常有布道家来加拿大做布道时宣传说伊斯兰教是一个邪恶的宗教,意思就是说他们是西方白人的敌人。

今年2010年9月11号,纪念911事件第9周年,美国南部有一个小教堂的牧师公布要公开燃烧伊斯兰教的可兰经。后来受到美国很多团体的反对。全世界伊斯兰教国家的人民也强烈的反对。这个公开的燃烧就被取消掉了。中国的秦朝也公开焚书坑儒,文化大革命时期也有破坏文化的运动。1919年5月4日的五四运动,也是一种发对中国传统的“反古”运动。

最回头去说说我2000年从莫斯科坐列车回国的事。那一年我在莫斯科红场参观的时候,有人告诉我,在红场的附近有一个英国的国家教会圣公会的教堂,叫做圣安德烈教堂。我有点不相信,因为俄国到处都是东正教的教堂,特别是在莫斯科红场的周围。但是朋友告诉我,不行的话不妨顺便去访问这个英国圣公会,我就答应了。结果我们是找到了这个教堂,我就告诉朋友:“今天是礼拜天,下午5点,这个教堂不会开门吧。我先去试一试,看门开了没有。”我就跑到大门去把大门一推,果然大门被推开了。我自己也很惊讶。“就进去吧,”我就进去了。

一进去就看见教堂里面有一大群年轻的男女,有将近100人。他们看见我后,就开始鼓掌,热烈的欢迎我。我很惊讶的问他们:“你们一向都不认识我,为什么要这么热烈的欢迎我呢?”他们就告诉我,他们是在莫斯科讲英语的西方团体,还有一半是莫斯科大学英语专业的学生。他们今天下午五点来参加一个学者的讲座。5点的时候该学者来了电话,说他有紧急的事故,不能来报告。这批年轻人接到消息以后就大失所望,又不肯离开,在失望之至时,他们就对自己说,不要离开,上帝回派另外一个人来演讲。就在这时,我推门进去了。他们就觉得我就是上帝派来的人。“你就是我们的讲员,”他们说。我就问他们:“你们本来的课题是什么?”他们的课题是世界各大宗教的比较。我就马上回答:“我本人对这个题目不但非常有兴趣,平时也对这个问题做了很多的学习和研究,我就不妨来试试吧。”我一留下来就3小时,不但跟他们做讲座,还有交流讨论,还跟他们共用晚餐。

我是信奉耶稣是道成肉身的基督,也是复活的基督。我应该忠心我自己的信仰和传统。但是我对其他的宗教虽然不完全了解,但是也应该尊重别人的信仰自由,更不能随便攻击、歧视别人的信仰。要尊重别人的信仰,就不能焚烧别人的圣书。我认为各大宗教都可以进行对话性的交流,不能有己善彼恶的态度来审判别人。

耶稣也教训相信他的人要爱人如己,能够做得到的话,也要爱敌人。中国的传统价值观也提倡要“爱人如己,四海之内皆兄弟也。”礼经的第三部礼记提倡:“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这是我个人的看法,一个人对别人的宗教更尊重的话,也就会更了解自己的信仰。

 

作者简介:陈慰中博士原籍福建省漳平市永福乡。一九三零年一月六日出生于厦门鼓浪屿。一九四五年随家出国,曾经居住南洋,美国,英国,最后居留加拿大维多利亚,并于2013年1月10日在维多利亚辞世。在美国获得生物化学博士后,他继往英国读毕神学,并被按立为英国国家教会圣公会,伦敦Sussex Gardens圣雅各堂牧师。一九七三年被聘到加拿大维多利亚参加创办皮尔逊国际学院,任教生物化学多年。一九八四年开始创办加拿大中华学院,主办中国高级管理培训研究中心,并于一九八五年开设了加拿大第一所全日制中医专业。一九九零年创办李约瑟中国古代科技博物馆。 陈慰中博士曾被选为英国伦敦帝国癌症研究员,一九七四年被选为英国牛津皇家显微学终身院士。加拿大维多利亚圣公会圣约翰荣誉牧师和中国几所大学名誉教授。牛津大学协会会员。加拿大华裔作家协会荣誉会员。 

对此文章评价:
还可输入500
表情
 0 条评论

顶部

反馈